全球最梦幻旅行地,这里算不算一个

时间:2018-11-15 10:53:23 来源:南麂土著

原标题:全球最梦幻旅行地,这里算不算一个

错过了早春的最美油菜花,错过了初夏的烟雨诗境,可一片梦中的青山秀水却始终在心头萌动。秋日的下午翻阅明代汤显祖的笔墨,一句“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的期盼,便把我带到了这片秋意阑珊,古韵深幽的徽州故地——石城。

徽州的时光不老

下了高速婺源北出口,往西北走是一条一个多小时弯弯曲曲的县道,两旁山色苍翠,溪水凌波。途中经过一个溪水环绕叫菊径的村落,爬上路边一个山坡,圆形的村子尽收眼底。真是叹服先辈们的审美,村子圆圆的,四面环山,一条小河把村庄圈在里面,应该是“中国最圆的村庄”了吧。

到了石城山下,车子可以停在村外的停车场,也可以购票开到村里,但乡道比较窄。爬一段不算高的盘山公路,夕阳正红,土墙黛瓦在秋天的午后显得很温暖。

石城的海拔大约760米,有两个村庄:程村与戴村,程村姓程,被青石板古驿道贯穿整个村庄的叫戴村,村民大都姓戴,地势比较高,一条古驿道是通往这个大山深处与景德镇市瑶里镇接壤的长溪村,黄昏的炊烟开始预热起来了。

村头有石壁,岩如古城,危耸的城“墙”内外有许多古树名木,从石城上眺望,黑瓦白墙的戴村就像是玩具屋子。

在天未黑透的村子里走走,近些年代由于经济发达中心的转移,这个偏于一隅的小村依然保存着农耕生活的古老面貌。村民说,戴姓是明代中叶由岩前迁来的,在明清两代岩前戴氏可发达了,有近二十名进士当官,在婺源乡村很少见的。清代戴震贵是京官,随清代朴学家江永先生完善了朴学、经学。听口气很自豪。

像许多山区的家庭一样,年富力强的都外出经商打工,孩子们放了学,就在村子小巷里自娱自乐。

转身为秋天最梦幻摄影地

深秋的早晨天亮得晚,5:30分占领阵地,摆好相机,用1000的感光和30秒的曝光才可以看清隐约的村落。天边泛红时,晨雾也开始醒来,曙光透过雾气,一坨坨恍惚似灵光浮动。

程村和戴村之间隔着的这座巨大石灰岩小山坡,就是当地人称为石城山的,这个山坡是拍摄程村晨雾的最佳摄影点。回头看一眼,人山人海,像战斗的部队,都不知道他们是从哪些旅馆客栈里出来的。

太阳从对面的山坳里探出头来,挑明了云雾的层次。此时,整个程村被薄薄雾气笼罩着,有趣的是,雾岚在山腰间流动,不升高,久久不愿散去。白墙黛瓦的徽派民居若隐若现,宛若天上人间。

从石山上下来,沿着小径进入程村,光线随脚步变幻,恍入梦境,三面古枫树环抱,早晨的雾气悬挂在树半腰,此时炊烟也开始升起,油茶壳开始燃放,几栋红墙黛瓦的建筑,印衬在交错相依的白墙间,若隐若现,古老的山村像早起老人的安详表情。

让人惊叹的几十棵枫树,每棵树高都在30多米以上,远远盖过村里的高矮屋顶,枫树林中还有山樱花,楠木,红豆杉,杭州榆,糙叶树,槐树等交错其间。太阳的光辉穿透高大的古树,形成奇妙的明暗光影,随便拍一张,便是一幅诗情画意的梦幻图画。

婺源以前是徽州六府一县中的一个县,民国时期的国共恩怨,一度划给江西,后又划回安徽,解放前夕又归江西,划来划去,划不去的是微文化的历史血脉。徽州以独特的历史定位,留在了人们的视野里。

如今,古徽州一带的景区常常用明代剧作家汤显祖“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两句诗来做宣传,但历史上人们的解读各有不同,有人表示是对徽州的赞美,把这两句诗解释为一辈子想去人间仙境,可做梦也没梦到人间仙境原来在徽州。

而有人解读为,一生有许多想去的地方,独独没有梦到过徽州。或许汤显祖并非称赞徽州地区的自然风光令人“痴绝”,而是表达他绝不前往徽州卖文鬻字的决心,这是不是和他当时仕途不志,穷困潦倒的心态有关,听说他就是江西人。

交通:

1、杭州出发走杭瑞高速婺源北出口下,往清华镇、大鄣乡方向行驶约1个多小时,车少,路况好。

2、石城的程村和戴村都有档次普通的宾馆,更有许多农家乐,由于近年来石城名气大振,旅游旺季的节假日提前预定比较好,不过我觉得住农家比较新鲜。早晨看晨雾是在两村间的巨石山上,步行都只有十多分钟。

徽州  程村  石城  戴村  黛瓦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界面设计:洱海网(www.erhainew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