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映像:路过你的全世界

时间:2018-11-15 15:08:24 来源:樱殇之恋

原标题:山城映像:路过你的全世界

影像记录城市,城市承载记忆,《火锅英雄》里的轻轨车站、《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的十八梯、《迷城》里的解放碑、《失孤》里的南滨路、《既然青春留不住》里的重庆邮电大学、《爱情害死猫》里的朝天门码头、《疯狂的石头》里的长江索道,以及像极了《千与千寻》里不思议之街的洪崖洞,无不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时光映像,定格最初的美好,雕刻五彩斑斓的梦。

意大利著名小说家伊塔洛.卡尔维诺曾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写道:“无论如何,大都会的另一种额外魅力,乃是透过它的转变,我们可以怀旧地回望它的过去。”

作为老重庆的一个缩影,十八梯一直有着“山地城市传统建筑技艺博物馆”之称,不仅承载着一代老重庆人的集体记忆,更是肩负起了“回望过去”的重要使命。

轻轻地走在石板阶梯上,仿佛步入到了电影场景中,脑海里尽是荔枝追逐茅十八的画面,那份纯粹的美好,虽然是从影片中虚构出来的,但我相信,现实生活中一定有过无数的原型,一棵老榕树,一块旧石板,一幢老房子,都是最好的见证。

同十八梯一样,解放碑也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露脸”五次,与十八梯仅仅相隔一条马路,但却天差地别,一边是宠儿,一边则是弃儿。

十八梯早已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解放碑当仁不让地接过接力棒,用繁华撑起了“中国西部第一街”的美誉,代表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说到重庆的地标,就不能不提人民大礼堂。相较于解放碑,人民大礼堂更为宏伟大气,乍见之下,有一种北京天坛的既视感。

与人民大礼堂相伴的,便是三峡博物馆,馆藏文物多达17万余件,详细地记录着重庆从旧石器时代到如今的历史变迁,是了解重庆历史的一大重要窗口。

如果说人民大礼堂是重庆上世纪50年代的标志性建筑,那么三峡博物馆则是本世纪初重庆的标志性建筑,两者与人民广场交相辉映,形成“三位一体”的城市标志性建筑群。

重庆既是赫赫有名的山城,又怎能没有名山?

南山位于长江南岸,集山、水、林、花、泉、瀑、峡、洞于一体,沿江列峙,层峦叠嶂,恰似一道拱卫山城的绿色屏障。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百花开,再加上春雨连绵,烟雾缭绕,而百草滋荣,花开正好,春意盎然,美不胜收。

放眼中国,重庆应该说是最具个性的城市,因整座城市依山而建,高低不平,错落有致,交通自是神乎其神,惊艳四方,有通往天堂的菜园坝皇冠大扶梯,有漫步云端的苏家坝立交桥,有堪称“夺命转盘”的融侨立交,有宛如空中走廊的长江索道,有穿越居民楼的轻轨……毫不夸张地说,不用任何特效就有极其震撼的3D效果。

是的,对重庆人民来说,长江索道都算是一种交通。此外,长江索道还是一大热门的影视取景之地,《周渔的火车》、《疯狂的石头》、《好奇害死猫》、《门》、《新妈妈再爱我一次》、《宝马狂想曲》、《日照重庆》、《第五个空弹壳》、《团圆饭》、《既然青春留不住》等影片中均有它的身影。

乘着长江索道过江,享受如空中公共汽车一般的待遇,既可眺望万里长江,又可饱览都市风光,绝对是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体验。

既然来到山城,又怎能错过惊奇的“轻轨穿楼”?

之前就听闻过李子坝站的大名,特意从曾家岩站乘2号线前往目的地,列车司机一路大展身手,翻山越岭视若等闲,重头戏则是在穿楼的一段,穿越长度达132米。

据了解,李子坝站与被穿越的楼房是同时修建的,1楼至5楼是商铺,9楼至19楼是住宅,中间6楼至8楼则是轨道交通区域。由于采用了特殊的设计,列车并不会干扰到楼上居民的正常生活。遗憾的是,此刻身在楼中,无法拍摄到全景!

俗话说:“不览夜景,未到重庆。”山城夜景自古雅号“字水宵灯”,乃是极富盛名的巴渝十二景之一,清朝诗人王尔鉴就曾吟叹道:“高下渝州屋,参差傍石城。谁将万家炬,倒射一江明。浪卷光难掩,云流影自清。领看无尽意,天水共晶莹。”

洪崖洞,可以说是山城的一座不朽的丰碑,依山就势,沿崖而建,屹立千年,风韵依旧。

夜幕下的洪崖洞似乎自带明星光环,一态、三绝、四街、八景构成了如梦似幻的不夜之城,富丽堂皇,灯火通明,让人沉醉不已。

乘游船夜游两江,无疑是一个饱览山城夜色的最佳选择。

一边漫游两江,一边欣赏夜景,万家灯火层见叠出,满城灯火璀璨,恰似不夜之天。星月华灯倒映在水中,浮光跃金,船只承载着满满的幸福,仿佛游荡在星河里,江风轻拂,水波粼粼,恍若一场梦境。

南滨路北临长江,背依南山,占尽天时地利,可以说是欣赏重庆夜景的上上之选。同时,各种不同的文化如珍珠般遍布沿线,平添了几分厚重的人文气息。

夜风习习,涛声如歌,车水马龙,流光纷呈,恍然有一种上海外滩的既视感。

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流光容易把人抛。

也许淹没在拥挤的人潮,也许等不到下一个路口,也许迷失在现实的森林,可悸动的心又如何停止,就出发吧,以心为指南针去寻找,当初丢失的地方。

同样不容错过的,还有被誉为“小重庆”的磁器口,曾经万商云集,盛极一时,并有一首民谣广为流传:“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

磁器口初名白岩场,源于一座白岩寺。又因朱允炆失去帝位后,曾在此隐居过一段时间,遂更名为龙隐镇。再后来,瓷器成为小镇的支柱产业,“瓷”又与“磁”相通,故而改称为磁器口。

一条条古朴的石板路,仿佛龟背纹理,串起了风貌如初的街巷。许是岁月如流,沉浮至今,四下里玉壶光转,却透着一股洗尽铅华的气韵,尤其是在春雨浸润过的夜晚,过滤掉所有喧嚣,静谧得如同一块蓝宝石。就像那静静伫立的吊脚楼,一千年,一万年,风雨不动,默默地坚守着自己的故事。

著名的“慢生活家”卡尔.霍诺指出:“慢生活”不是支持懒惰,放慢速度不是拖延时间,而是让人们在生活中找到平衡。

生活不在远方,而是在当下,放慢步调,用心感受,美好其实就在身边。

慢或者快,存于一念,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我假装,是个本地土著,闲庭信步地游荡在江畔,静看清风吹皱一江春水;

我假装,是个本地土著,优哉游哉地漫步在大街小巷,聆听一场烟雨伴青山;

我假装,是个本地土著,乐此不疲地穿梭在新城古镇,触摸一座城池的岁月痕迹;

我假装,是个本地土著,但其实只是假装,不是个过客而已。

重庆  山城  长江  索道  解放碑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界面设计:洱海网(www.erhainew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