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云纱的名字

时间:2021-08-01 14:08:08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香云纱的名字

□黄小霞

在电脑上打开广东榄核镇的卫星地图,铺展在我眼前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绿。

在这里,我与香云纱相遇了。

香云纱印象

香云纱,是一个能赋予我丰富想象的名字。或是因为它的珍稀,在来到榄核镇之前,我竟从没机会亲眼目睹过它的风采,更没有机会触摸它柔软的质感。在我想象中,它应该像一名从岭南水乡款款走来的女子,带着初夏淡淡的荷香,像云雾漫过大地般轻盈、细薄、顺滑、柔软,带着处子般的神秘,却不失女性的温婉。它一直像个美丽而飘渺的梦,又如一泓秋水,漾在我心间。

据《广东省志·丝绸志》记载,香云纱最早产自顺德、南海一带。它的质地清爽宜人、色泽典雅,被称作丝绸产品中的“黑色明珠”,是上世纪初的西关女人最喜欢的布料,也是北京、上海盛年时社会名流的钟情之物,在当年的时尚前沿独领风骚。

有人告诉我,香云纱最早是由桑蚕丝织成“白坯纱”,经薯莨熬汁反复浸染后,再与河泥结合,经过“三洗九蒸十八晒”的纯手工制作,才算完成。由于工艺繁琐、耗时长,以及纯植物染料制作,彰显了产品的天然、环保、健康、独特与珍稀,其价格自然昂贵,堪称丝绸业内的“软黄金”。

据说香云纱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它非常凉爽,穿上它,汗水能瞬间变凉。而它的色泽大多呈咖啡色,暗暗的花纹镶嵌其中,唯有借助阳光的折射才能分辨出纹理的凹凸感,更呈现出含蓄、低调、内敛的奢华,难怪令许多知性女子情有独钟。

然而,曾惊艳时光的香云纱,却几度在辉煌与衰落中浮沉,险些遗失在岁月的长河之中。这也许和它高昂的价格及繁杂的制作工序有关。而且改革开放后,纺织业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种纺织品无论在颜色、花样,还是技艺方面,都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种类繁多、价格实惠的现代产品,让一成不变、色泽暗沉的香云纱,终是抵挡不住高科技的冲击,渐渐淡出百姓人家。

然而,经得起岁月打磨的香云纱,如今在“非遗”文化保护的光环中,又一次呈现在众人眼前,勾起大家心底一缕关于旧时光的暖暖回忆,重燃了那份热爱。

初探香云纱

在广州市南沙区榄核顺熙晒莨基地,我终于见到慕名已久的香云纱。

走进合沙村,穿过长长的绿色长廊,在蔗林环绕的青草地上,一匹匹锈红色的纱绸暴晒在太阳。为了让它们晾晒均匀,工人们特地用长竹竿将纱绸两端绷直……一排排整齐地铺满了整个晾晒场。远远望着,如一片彤云飘浮在榄核大地上。

初见香云纱,我情不自禁去轻轻地触摸它的肌理。那情形,就像古代的新郎,迫不及待地要撩开新娘的面纱,一睹她那倾城的芳华。然而第一次触摸香云纱的感觉,并不是我想象中那般美好——印象中,香云纱应是细腻、柔软,如江南的丝绸般顺滑。可是我触摸到的香云纱,却是肮脏、生硬、粗糙,形同日晒雨淋后的旧雨布。用指甲轻刮其面,便能听见生硬的响声。

望着这些色泽陈旧、质地粗劣的香云纱,我的心头不禁掠过一丝失望。眼前这瞒目的锈红,真的配不上香云纱这个楚楚动人的名字。就如同农妇穿着昂贵而精致的华服下地劳作一般,只显得怪诞与格格不入。

“这就是香云纱吗?”我满怀疑惑,问迎面走来的晒莨工人。

“这只是经过三道染晒的半成品,真正的香云纱,要经过浸莨、洒莨、封莨、卷绸、煮绸等十多道工序,最后还要过河泥,就是将河泥厚厚地涂抹在纱绸之上,放置在阴凉的沙地上让它与河泥产生氧化,使薯莨的颜色达到更好效果。只有经过完整的制作工序后,香云纱才能展现它原有的魅力。”

工人一边说,一边弯下身子,拨开压在纱绸上的竹竿。只见他熟练地扬起纱绸,然后一拉一收,张驰有度,原本生硬的纱绸,转瞬间在他手中臣服成一捆折叠整齐的布料。若是恰巧有风吹过,纱绸还会乘风而起,远远看着,如青翠的大地上升腾起一轮靓丽的彩虹。密不透风的纱绸被吹得鼓鼓的,不时发出“沙沙”的摩擦声,与榄核水乡的欸乃之声一样,成为这个时代的绝响。

收好的纱绸被扛至一间小屋。这是一间简易的染房。工人正在染房里忙碌,一个个薯莨已被辗成碎片,在蒸腾的大锅里熬成酱黄色的染汁;一摞摞印有提花暗纹的纱绸堆放在一起,正等待工人们将它们搬到盛满薯莨汁液的染池内,经过浸染、揉搓、踩踏,确定这些纱绸彻底染透以后,再搬到室外的晒场上进行晾晒。

“来,我带你们看看香云纱成品。”基地负责人笑着把我们带到与染房一墙之隔的库房。

我们终于见到了香云纱的真面貌。我发现用惊艳来形容香云纱是错误的。因为它低调的纹理,沉稳的色泽,明明予人内心一种无法言喻的宁静。

成品香云纱,质地非常柔软,韧性好且不易起皱,其独特性能与珠三角地区独有的河泥成分密不可分。河泥中的二氧化铁离子与薯莨中的单宁在阳光暴晒下发生氧化反应,从而形成里暗外鲜的双面异色。当我的指尖触及它那沉坠、柔韧中带着风骨的质感时,脑海中浮现出“荔熟蝉鸣云纱响,蔗浪蕉风莨绸爽”的万千意象。

香云纱记忆

在合沙村的科普画廊中,一张蓝色老式单衫的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

图片中,阳光下的香云纱衣衫薄似蝉翅,似曾相识的那一抹蓝,勾勒起我记忆深处一段若隐若现的记忆。

记得童年时,我曾在家中的阁楼上,发现一架织布机。从它那七零八落的样子来看,这架织布机应该已废弃多年。我从来没见过奶奶或母亲织布的样子,家乡不种棉花,也不曾养蚕,我实在想不明白,家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件多余的老物件。每当我坐在织布机上玩耍,或是玩弄那只光滑的梭子时,脑海中总会掠过一些模糊的片段——画面中,我正伏在一个温暖而柔软的背上,耳边传来“嘤嘤嗡嗡”的纺线声,还有“吱呀”“咔嚓”的织布声,身子也伴随着起伏的脊背而摇晃起来,不知不觉便进入梦乡。多年来,我始终不能确定,这些片段究竟是梦的碎片,还是幼儿时期的某一个场景。但我确定,分明有一段歌谣曾在我记忆深处回响:“财主家有两闺女呀,姐姐木讷妹机灵哟。姐妹两人齐织布,‘咔嚓——咔嚓’,妹子一天织丈八,‘唧唧——唧唧’,阿姐一日织丈二……”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记忆碎片也随着时光渐行渐远。但当我看到图片上的那件香云纱衫子时,内心深处的记忆似乎又被唤醒。晚上,我拨通母亲的电话向她求证。母亲说我的记忆没有出错,记忆中的情形也不是梦,那个背着我纺纱、织布、唱歌的人不是母亲,也不是奶奶,而是我那小脚的外婆。

母亲说,她小时候,家里人的穿衣大部分都是外婆织布缝制的。外婆织布的原材料并非是岭南的桑蚕丝,而是用苎麻中提取的植物纤维代替棉花。苎麻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客家人的屋前屋后、菜园田头随处可见,贫苦人家没有钱购买布料,如出一辙都是自家织布解决穿衣问题。苎麻收割后,先剥去青衣,将白色纤维撕成条状在河水中泡软,然后纺成细线绕成团,待冬日闲时,再织布裁衣。

苎麻的纤维经过简单的处理,依然粗硬。但对于穷人而言,它的韧性好、耐磨性强,这些恰恰是它的过人之处。在农村,一套苎麻衣裳可以穿上好几年,一顶苎麻蚊帐能用十多二十年。苎麻的本色是象牙白,为了让衣服看起来不像孝服,外婆就会到山里挖来野生的薯莨捣汁,给织好的纱罗染色,然后埋在沼泽地的淤泥里,待与淤泥发生氧化后,纱罗的颜色更加自然好看,质地也更加柔软。这种客家苎麻纱罗的做法,竟与香云纱的制作工序不谋而合。

“七巧穿着白香云纱衫、黑裙子,然而她脸上像抹了胭脂似的,从那揉红了的眼圈儿到烧热的颧骨。她抬起手来揾了一揾脸,脸上烫,身子却冷得打颤。”再读张爱玲的《金锁记》,我居然在七巧的身上,看到了母亲年轻时的身影。

母亲并不会织布,但喜欢种苎麻。有一天,父亲看着田里的那片苎麻对母亲抱怨道:“自己不织布,还浪费土地种这些无用的东西。”为了不让女儿受姑爷数落,外婆舍下家里的农活,住到我家里,从割麻到纺纱,整整耗时三个月。那时,父母亲到田里出工,外婆就背着一岁多的我在家里纺线。那段模糊的记忆,终于在今天得到了清晰的还原。

外婆织的那些纱罗,最终也没有用上,至今还收藏在母亲的柜子里。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很少人再穿苎麻衣物了,纺纱织布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稍有条件的家庭,都会选择到商店购买物美价廉的“西街蓝”(一种布料),既省事,又美观。地里的苎麻,则多是纺纱缝制蚊帐。苎麻纱罗透风又耐用,深受农村家庭的喜爱。在外婆之后,也再没有人使用过那架织布机。几十年过去了,母亲留住了外婆的纺织品,却没有传承外婆的纺织和染色技艺。这是母亲的遗憾,想来也是历史的遗憾。

同样是民间工艺,同样是先辈们智慧的结晶,榄核人民却将香云纱的技艺很好地传承下来,并发扬光大,将榄核骄子、人民音乐家冼星海精神揉入香云纱再加以创新,给香云纱植入“民族精髓”,在其柔软中植入“榄核风骨”。

晒莨场内的工人依旧在晒莨、收莨的忙碌中周而复始。我看见一匹有着红、黑、蓝、橙、黄、绿等七彩颜色的香云纱闻风而起,它一头被紧紧地攥在工人的手中,另一头高高地随风飘扬。那惊艳时空的色彩,摆脱了传统与世俗,如一只腾飞的凤凰,正引领榄核人以绿色发展为理念,以生态发展为战略,以独特的风姿,走出香云纱故里,走向世界。

洱海网 www.erhainews.com 2021-08-01 14:08:08

本文地址: https://www.erhainews.com/n13151571.html

香云纱 苎麻 纱绸 外婆 织布

【爱眼护眼74】揭开角膜移植的神秘面纱

【爱眼护眼74】揭开角膜移植的神秘面纱来源丨西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西安市第一医院角膜移植手术是用透明的角膜片置换混浊或有病变部分的角膜,以达到增视、治疗某些角膜病和改善外观的目的,是异体移植效果最好的一种手术。角膜移植手术目前主要分为两种:①全层(穿透性)角膜移植术:以全层透明角膜代替全层混浊角膜。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13111458.html

请记住四位赛艇姑娘的名字:崔晓桐、吕扬、张灵、陈云霞

题:请记住四位赛艇姑娘的名字:崔晓桐、吕扬、张灵、陈云霞陈云霞(左一)、张灵(左二)、崔晓桐(右一)和吕扬(右二)。赢了!6分05秒13,新的世界最好成绩!崔晓桐、吕扬、张灵、陈云霞,四朵“金花”在海之森水上竞技场绽放,夺得东京奥运会女子四人双桨赛艇比赛金牌。继2008年北京奥运会首获奥运赛艇金牌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13139801.html

评论|众志成“成”,我们的名字叫“成都”

题:评论|众志成“成”,我们的名字叫“成都”每个人的一呼一吸,共同汇成城市的气息,每个人脉搏的一起一伏,共同构成城市的律动。抗击疫情的一场又一场新考验中,市民的共同参与,才是构筑城市安全“万里长城”最宝贵的力量。“德尔塔”来势汹汹,继广州、深圳、东莞以后,目前南京正与之正面交锋。这再次告诫我们,“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13143433.html

“芝”匠?破界丨缥缈香火,禅意空间,揭开福建清代佛寺的神秘面纱

原标题:“芝”匠•破界丨缥缈香火,禅意空间,揭开福建清代佛寺的神秘面纱这里是丝绸之路、郑和下西洋的起点,也是中国与世界交往的重要窗口和基地。但你可能不知道,这里还是古代建造各种寺院建筑最多的地区之一,寺院建筑文化是这里的一大瑰宝,影响深远。这个地方就是福建。有关于福建佛寺的历史古老而又漫长,在清朝时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13214652.html

原创《顶楼》婚纱盘点!罗根&秀莲婚纱绝美,硕京也拍过婚纱

原标题:《顶楼》婚纱盘点!罗根&秀莲婚纱绝美,硕京也拍过婚纱《Penthouse顶楼3》释出罗根&沈秀莲CP的绝美婚纱照!不得不说《Penthouse顶楼》剧中婚纱照简直太多,除了这次的莲根拔起CP之外,朱丹泰&千书真、朱丹泰&沈秀莲、河允哲&吴允熙、河允哲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13232585.html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界面设计:洱海网(www.erhainew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