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学、流浪,凭几只蜜蜂获得了柏林华语电影节大奖,他却一头扎进深山老林

时间:2019-01-15 15:44:16 来源:民宿设计师

原标题:退学、流浪,凭几只蜜蜂获得了柏林华语电影节大奖,他却一头扎进深山老林

当你旁边工位的Anna回归成「翠花」,精心的请隔壁托尼老师把头发染成了闷青色、冷摩卡、奶棕色……操着一口乡音给家里打电话,你就知道,真的要过年了!

「女博士为躲避相亲,主动申请春节加班……」这样的心酸新闻也随之而来。

笔者虽然对女博士感同身受,但是,女博士,你不能出去旅游吗?

行走于荒野,从雪山到森林,从草甸到河流……

在雪山上给家族群里拜个年,逃脱三姑六婆,挣足爸妈面子,解放身心,还能收获一套属于自己的纪录片……如此一举多得的事情,不心动吗?

深秋以后,高山的苔原又镶满了冰晶。

这样的季节白昼不长,为了在夜间赶到下个营地,我又得把每个不情愿的成员叫醒。

曾经这里百米开外能目击珍奇,我就像第一个来地球的男人,努力记录下所有的画面,直到遇见秘境的同行者。

我喜欢这样隐世的角落,安静、干净、孤独、深邃。

深入西南山峦腹地几年来,出现的旅人越来越多,我也成为了他们的引导人,并用相机记录下他们的感动。

最左边的就是我

我是张远森,一个行走在荒野的导演。

拍摄是我的起点,也是我之后人生无数的偶遇。

早在12岁,我就开始琢磨爷爷留下的相机,对影像有了懵懂的初始。

那个时候还是胶片摄影的时代,掌握这项技能并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因为这项「不得了」的技能,我曾红遍校园,包办了那时候的学院毕业照。

大学期间,我就投入到了影像事业,常年出没于地方电视台栏目剧,还有服装展拍摄。

21岁以前,只要是能有丰厚的收益,我什么都拍。一直到了大二,我已经成为了学生里的「极」高收入群体,

工作案例有了不少,个人作品却乏善可陈,我突然想停下来听听自己的声音。

一个背包、两台相机,我选择休学去流浪。

走过时下流行的滇藏公路,站过5000米海拔的雪原,每到一处我都没有预期。

上一列不知道终点的车,我希望见到足够多的人,用在这种最笨的方法,找到最满意的人生。

我一直试图用最单纯的眼光去看待事物,开始学会用「暴劣」的质感,描绘那些华美画面背后的意义。

把竹梯一端固定在山上的树上,另一端顺着悬崖垂放下去,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敏捷地从三百米多高的岩壁上爬下,点燃特制的傈僳族火把,驱赶却不会伤害岩峰。

把身体牢牢固定在云梯后,腾出双手双脚,以悬空姿态,用特质的镰刀拨开蜂群,把最底一层的蜂巢割开,割取岩蜜,剩下的留给岩蜂继续生存繁衍。

13年流浪到云南时,我被山崖猎蜜者劳作的景象吸引。

我惊叹于猎蜜人技艺的精湛和身手的敏捷,更佩服他们沉淀的勇气和内心的坚韧。

于是,我带着一部 5d2和两部佳能的7d,拍了部《傈僳猎蜜人》,后来它走上了柏林华语电影节。

我也从那时开始,正式叩开了记录电影的大门,并且每年都会留下6个月时间到云南,探索这片无穷尽的秘境。

2017年,我主导了一部无剧本记录作品《荒野之境》, 记录下最单纯的美,还有质朴的人和事。

没有日常生活中的平庸、琐屑、重复与麻木,那里开满鲜花,牛羊就在你面前奔跑。

还有长在那里,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房子。

在这里遇到的人越来越多,也发现原来在荒野里,不止我们,还有大家。

于是我们有了荒野之境民宿计划。

它就像一个驿站,让每个纯粹的灵魂都能在这里相遇。

黎明红石街

罗古箐,位于云南兰坪,滇西北「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的南大门,素有「三江之门」、「兰花之坪」的美誉。

这里群山积雪,原始森林由百米天然屏障庇护,还有澜沧峡谷、高原牧场,曾经的西夏皇族就在其中隐世千年。

这里是荒野之境民宿的选址地,也是我每次穿行的起点。

为了探索更多可能性,我们把民宿与旅行定制做了结合,开辟国内顶级的荒野旅行:

我们登上碧罗雪山,穿越原始无人区,探秘干热河谷地带;

我们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举行过草原音乐会,在绿幕下泡茶,在丹霞巨石上修行瑜伽,把整个疗养体系融入到原始自然。

效果图

荒野之境为大家建设了5栋纯玻璃房子和5栋砖木结构的房子,作为起点,就坐落在罗古箐风景区其中。

这里有雪山、原始森林、高山草甸、800多种名珍贵药材、祖辈居住着原生态民族部落。

当地政府已经出资2000万在原始森林中修建了一条长达23公里徒步栈道。

推开窗户,外面就是触手可及的千年古树;走下台阶,是流淌的小河,还有雪山融水湖泊;所有的房子都极大限度地与周围统一。

青石台阶,曲木门窗,藏于深山,隐于密林,我们希望你与三几好友享受这场别开生面的旅行。

雪山的陪伴下享用高山野菌宴,来自自然的野味唤醒早已迟钝不堪的味蕾。

或许,你走过长城的长,抚摸过故宫斑驳的时光,

丽江的邂逅、巴厘岛的阳光、夏威夷的比基尼……或许你去过太多地方,一个接一个,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景点!

我们时常以24小时的热情,几天几夜的奔波,怒刷一个又一个出名的景点,除了窜动的人头、疲惫的身心还有一堆照片,这样的旅游时常让我怀疑它的意义,也许我只能叫它旅游而不是旅行。

为此,我们为每一个人策划旅行方案,在平常人到不了的地方,看不见的风景里把看风景和每个人连接在一起,并且拍摄成纪录片。

花90个小时,从23公里原始森林到另一个草甸旷野,触碰古树的一千零一道年轮,花四分钟等星辰划过1度,在格拉丹,守候每天130秒的日出

绵延不断的山脉,山上常年不化的积雪和山下成群的牛羊相映成趣,宁静而美好。

在荒无人烟的土地上,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带路。车队过后,只剩下旷野中蜿蜒的车辙和寂静。

穿过蜿蜒的高山丘陵之间的道路,穿越草原、湿地、数十条河流,我们可以深入腹地看见野生羚羊、野生牦牛群与大自然近距离接触。

「放逐」荒野之境,让我们觉得原生态的美,晚来一分就多一分遗憾!

不必追寻忙从,不为留念合影,与世界来场肌肤之亲,心之所向,哪怕未曾有路,也可以去野、去浪、去疯狂,如果传统旅行已经难以满足想去撒野的你,不如来试试我们的特种旅行。

投身荒野之境,喝最烈的酒,吹最凛冽的风,看最高的雪山,听最虔诚的吟唱,睡最美的地方,有些美丽,我不说你怎么会知道?

洱海网 www.erhainews.com 2019-01-15 15:44:16

本文地址: https://www.erhainews.com/n9297962.html

荒野 之境 雪山 旅行 女博士

上海大学电影学院643电影史与电影理论热门考点——柏林学派(上)

原标题:上海大学电影学院643电影史与电影理论热门考点——柏林学派(上)社会的动荡与更迭深刻影响着电影这一表现形式,柏林学派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柏林学派”德文写法是“BerlinerSchule”,这一叫法最早出现在2003年,主要得益于记者以及制片商的宣传。当时,来自慕尼黑只有31岁的克里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8988649.html

瑞典一生态旅馆:建在深山老林,没水电没网络,一晚却要200美金

原标题:瑞典一生态旅馆:建在深山老林,没水电没网络,一晚却要200美金瑞典一生态旅馆:建在深山老林中,没水电没网络,一晚却要200美金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国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在逐步提高,越来越多的国人除了满足生活质量的追求外,在空闲时间还会选择出门旅游。说到旅游,通常我们去旅游之前都会先做好一个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9096711.html

红色流行这么久,华为nova4蜜语红凭何突出重围?

原标题:红色流行这么久,华为nova4蜜语红凭何突出重围?许多人对于色彩有痴迷般的热爱,他们用色彩表达喜恶,表达情绪,表达自我,也正因此,运用色彩是人们能够展示个性最直接的方式。在这些色彩里,属红色最为百变,所有的气质都能经过微调释放出来。例如粉红代表少女,大红代表喜庆,酒红代表高雅……也正是这变化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9127110.html

蔡依林的“蜂窝衣”绝了,上面还停留了500多只蜜蜂?看呆了!

窝的既视感,还像是停留了500多只蜜蜂在上面,却显得蔡依林时髦又有个性,叫人看呆了。不得不说蔡依林的“蜂窝衣”绝了,上面还停留了500多只蜜蜂?看呆了!蔡依林其它的造型也十分有特色,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只见这张写真中的蔡依林,身穿一件蓝色衬衫,搭配黑色西服套装,整体造型不仅干练又时尚,还显得蔡依林气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9154321.html

这届柏林电影节怎么了?齐溪选错粉底霍思燕老气王源的bug不好说

题:这届柏林电影节怎么了?齐溪选错粉底霍思燕老气王源的bug不好说作为世界三大电影节之一,柏林电影节关注度极高。今年将在柏林电影节上播出的12部中国影片,由于张艺谋新片退出,主竞赛单元新片只剩下1部《地久天长》。与此同时,和本届柏林电影节中国电影一样黯然的,还有中国明星红毯照。这届柏林电影节的中国 [详情]

https://www.erhainews.com/n9426760.html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界面设计:洱海网(www.erhainews.com) 版权所有